工商時報【郭慧敏】

庫藏股制度一向被視為是公司派護盤神器,上周卻遭到立委質疑有炒作股價之嫌。

立委施義芳指出,近一年上市櫃公司有124家實施庫藏股,而執行率不到5成的有34家,其中宏碁因執行率掛零而成為唯一被直接點名的企業。

其實過去一年除了被點名的宏碁外,還有另一家執行庫藏股結果掛零的公司就是樂陞。樂陞案已被確認包括執行庫藏股在內,都是當時董事長許金龍等人惡意炒作股價,坑殺投資人的伎倆,且法院已判決沒收許金龍40億不法所得,並處以30年重刑。此案例讓上市櫃公司有沒有假庫藏股之名,行炒作股票之實?成為值得被放大檢視的話題。

從交易所的公開資訊中肉搜,發現有許多各別產業的代表性公司都進到了立委所指的34家庫藏股黑名單中,像是浩鼎,緯創,F-TPK,邑昇,經緯,皇將,蔚華電,艾美特等,而執行力低於二成的有葡萄王16%,宏達電18%,至於低於一成的有橘子2%,IET-KY9%,群聯4%,環宇-KY8%…等。

一般來說,公司會實施庫藏股,不外乎兩個原因。一是股價被嚴重低估,一是緩解市場的短線恐慌情緒。

以宏碁為例,去年底在宣布公司由盈轉虧時,同時也宣布將執行買回10萬張庫藏股計劃,符合一般通例,同時也成功讓股價展開反彈,不料今年2月中執行期滿,公司以「執行期間股價並未劇烈波動,因此並無執行庫藏股必要」為由,一張也沒有買,讓市場大為傻眼。

顯然對企業而言,宣告庫藏股之後,買與不買,股價漲跌才是決定關鍵,在這方面宏達電可以說是個中高手。

宏達電已執行過十多次庫藏股,最高買回價曾高達850元,最低買回40多元,雖然該公司有逾半數執行率未達標,也曾有過一張都沒買的紀錄,但有趣的是短線上對其股價造成的激勵效果總是很顯著。

另外,今年初凱美擬公開收購大毅時,大毅祭出買回1萬張庫藏股作為反制,最後成功讓收購案破局成為另種特例。雖然大毅公司強調這是「為激勵員工和提升員工向心力」的決定,且積極買回,不過其間股價一度衝過收購價格上限,也成市場焦點。

上市櫃公司宣布執行庫藏股不論理由為何,短期對股價的激勵都只是一時的,而執行不力對公司誠信形象造成的傷害卻可能影響深遠。現在台股指數正搶攻萬點,投資人要居高思危,不妨將庫藏股執行不力,且業績表現不佳的企業,優先列入選股黑名單中,畢竟連公司都只用口水護盤了,投資人也不用拿真金去換絕情。

文/法操司想傳媒

「沒收新制」在2016年7月1日上路,日前新北市板橋區某男廁,有一名男子持智慧型手機偷拍他人如廁,經被害人發現後報警,發現該男子手機內有多則偷拍他人如廁影片檔,警方將該男子以涉嫌妨害秘密罪,移送新北檢偵辦。但,被害人不願提告,且其他被害人也不知自己被偷拍,因此無從提告。

但是,本案的承辦檢察官,依「沒收新制」,向法院單獨聲請沒收該男子的手機獲准。到底「沒收新制」和舊的有什麼不同呢?「單獨宣告沒收」又是什麼意思呢?

沒收新制:從依附於主刑的絲蘿,蛻變為獨立的喬木

我國刑法沒收制度修正前,沒收為從刑之一種,依主從不可分原則,應附隨於主刑而同時宣告之,除有罪,免刑等判決,於裁判時併宣告外,如諭知無罪之判決,既無主刑,從刑亦無所附麗,故案內之違禁物,應依刑法第40條但書由檢察官聲請單獨宣告沒收(最高法院78年臺非字第72號刑事判例)。

依照舊刑法第40條規定,除依法可專科沒收之物,須行為人「成立犯罪」,於裁判時一併宣告,才能沒收。換句話說,如果沒有主刑(死刑、徒刑、拘役、罰金)存在,行為人也就當然不會受到從刑(沒收、追徵、追繳、抵償)之宣告。

本文的案例,依照舊法,因為妨害秘密罪是告訴乃論之罪(刑法第319條),如果被害人不願提告,那麼檢察官應予被告不起訴處分,但因為被告沒有受到主刑的宣告,自然也不會有從刑的沒收宣告,也無法沒收被告用來偷拍他人的手機。這樣的狀況,就會造成被告逍遙法外,在未來可能使更多人受害,造成刑事政策上犯罪預防的漏洞。

刑法規定可沒收之物為:違禁物、犯罪所用、供犯罪預備或因犯罪所得之物、犯罪所得,這些,本來應該受到憲法保障的財產權,如果財產權人濫用憲法賦予的財產權保障,違反社會義務,危害社會秩序,國家當然也將進行合理的干預,剝奪財產權人使用財產的憲法保障,維護秩序,新竹快速借錢預防犯罪。

舊法時代,刑事案件被告受「不起訴」或「緩起訴」之處分後,屬於被告之犯罪所用、供犯罪預備或因犯罪所得之物,檢察官得單獨聲請法院宣告沒收;但是,刑事案件被告一但經起訴,若其逃亡、死亡或喪失訴訟能力,除違禁物及專科沒收之物,可以依刑法第40條第2項之規定,單獨聲請法院宣告沒收外,被告所有之犯罪所用、供犯罪預備或因犯罪所得之物,卻反而難以沒收!形成巨大的矛盾。

新法就將「沒收」修正為「獨立的法律效果」。如本文舉例的案例中,雖然被害人沒有提告,但檢察官聲請「單獨沒收被告之手機」,新法擴大聲請單獨沒收之適用範圍,填補舊法時代的缺陷,甚至在特定條件下,將沒收擴大至第三人適用,以收犯罪預防之效,也成為新法上路後的優秀範例。

單獨聲請沒收之程序

舊法時代,刑事訴訟法就單獨宣告沒收之程序,並無規定,新法增訂了單獨宣告沒收之程序,落實正當程序。

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35規定:「前條聲請,檢察官應以書狀記載下列事項,提出於管轄法院為之:

一、應沒收財產之財產所有人姓名、性別、出生年月日、住居所、身分證明文件編號或其他足資辨別之特徵。但財產所有人不明時,得不予記載。

二、應沒收財產之名稱、種類、數量及其他足以特定沒收物或財產上利益之事項。

三、應沒收財產所由來之違法事實及證據並所涉法條。

四、構成單獨宣告沒收理由之事實及證據。

一般審判程序之內容,為被告及其犯罪事實,單獨宣告沒收之聲請程序,則與一般審判程序不同,其以特定之應沒收財產為對象,而「但財產所有人不明時,得不予記載」之規定,更彰顯了單獨宣告沒收之特性。

例如:警方破獲供人吸食鴉片之館舍,鴉片或種子或專供吸食鴉片之器具,可依照刑法第265條規定沒收,但在現場若有其他所有人不明之財產物(例如拾獲所有人不明之現金),亦可聲請單獨宣告沒收。台南哪裡可以借錢

依照刑事訴訟法第455條之36規定,法院對於單獨宣告沒收聲請之准否,應以裁定為之。一般審判程序之判決,依刑事訴訟法第221條之規定,原則上應經當事人言詞辯論;裁定程序則是原則上不經言詞辯論,但於案情較複雜、或涉及金額龐大、或有第三人參與者,應採較嚴謹慎重之程序,並讓相關人等有陳述意見的機會,進行言詞辯論,比較妥當。

所以,刑事訴訟法新訂了第七編之二,讓財產可能被沒收之第三人有參與沒收程序,陳述意見的機會,避免不當沒收、侵害第三人的財產權。

結語:在犯罪預防與保障財產權間,尋求平衡

相對於德、日、美等國的沒收制度,我國沒收舊法,存在不少闕漏,這次修法,是在犯罪預防和國家保障財產權之間,尋找一個新的平衡點,消滅犯罪、維護社會秩序。

而刑事訴訟法上亦作了大幅度修正,以因應刑法的修正,作出配套措施,讓財產可能被沒收之第三人得聲請參與沒收程序,達成法治國正當法律程序原則。

原文出處:

用手機偷拍別人如廁!如被害人不提告,還能沒收手機嗎?

延伸閱讀:宜蘭哪裡可以借錢

犯罪賺來的黑心錢,不能沒收嗎?

參考資料

李聖傑(2016),〈沒不沒收有關係〉,《月旦法學教室》,160期,頁27-29。

楊雲驊(2016),〈新修正刑法之「獨立宣告沒收」(上)〉,《月旦法學雜誌》,254期,頁62-70。

楊雲驊(2016),〈新修正刑法之「獨立宣告沒收」(下)〉,《月旦法學雜誌》,255期,頁75-90。


EE956285F3506C08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謝尚吉

aqw8845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